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AG2006

文章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29 10:57:11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AG2006

  “那万一,我说是万一……”魏延想了想措辞,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说,如果庞统被张任一气之下给砍了怎么办?   也不等刘璋回应,带了两名护卫匆匆跑出门去,迎向刘璝。   “当我没说。”魏延看着庞统吃人的表情,讪讪的道:“那就祝你早日功成!”   挥挥手,身后百名虎卫战士迅速停下,副统领上前,疑惑的看了虎卫统领一眼:“怎么了?”   会不会是陷阱,庞德根本没有在意,就算是陷阱又如何?他有的是肉盾去探营。   “是。”法正身后,走出了一男一女,在刘璝、刘璋愕然的目光中,将当日的对话重新上演了一遍。

  到最后,魏延索性也放开了,一路加速行军,当带着人马抵达成都平原的时候,看到庞统在成都城外立寨,而非已经大开成都城门来迎接自己的时候,魏延才算稍微松了口气。   “那又如何?今日,我吕蒙便是为私仇而来,将士们,杀!”吕蒙冷哼一声,一声令下,数百艘艨艟出现,每五艘或十艘一组,朝着陈到这边穿插过来。   “哼!”刘璋面色难看的看向孟达:“那不知道孟达将军准备处置我?”   陈到闻言,只觉得浑身发冷,天下间,竟然有如此一支泯灭人性的队伍,更可怖的是,迄今为止,似乎根本没人知道这支部队的存在。   也不等刘璋回应,带了两名护卫匆匆跑出门去,迎向刘璝。   刘璝此刻才恍然惊觉,自己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被这个连自己人都不是的庞统排挤出决策层。

  看着主位之上,一脸失魂落魄的刘璋,一群臣子却没有丝毫怜悯,心中只有两个字——活该,若非刘璋胡搞,凭着那无数险要,怎会让阆中将士皆反,怎会让庞统轻易的带兵轻易进入成都平原,致使有今日之祸? 第九十四章 压力   “喏!”几名将领将怒吼连连的张任押了下去。   来人正是诸葛亮的三弟,诸葛均,当初没有跟着一起去投靠刘备,而是去游历蜀中,寻访高人。   一群世家纷纷让开,面对这些一言不合,直接动手杀人的骠骑卫,他们已经失去了抗争的勇气,而且那数十个家丁怎么说也是有些武艺的,甚至不少都在军中当过差,面对十名骠骑卫,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尽数射杀,想到之前在蜀中传开的骠骑卫如何厉害,此刻众人终于有了一个直观的概念,哪还敢再拦,眼睁睁的看着十名骠骑卫护送着一脸胆颤心惊的刘璋一家扬长而去。   “那庞统真的如此厉害?”马谡疑惑的看向诸葛亮,庞统的名字他自然也听过,随着庞统出仕吕布,一些黑历史也渐渐被挖出来,那对于荆襄世家来说,并不是一件好事,当初庞统初出茅庐,欲见刘表,却因为长得太丑,连刘表的面都没有见到,恰逢吕玲绮在荆州横行,被蔡瑁所困,正是因为庞统相助,才得以脱困,然后不知怎么的,就跑去了西域,创下了不小的功业,而后在冀州时正式效忠吕布,助吕布推广均田,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荆州庞家,因为庞统的原因开始遭到排斥,声势大不如前,这两年更是销声匿迹。

  “都死了,不过尸体还热乎着,应该是刚死不久。”副统领来到虎卫统领身边,沉声说道。   他真怕刘备死撑下去,江东虎视眈眈的情况下,或许就要错过入蜀的最佳时机,不过还好,在这件事情上,刘备最终选择了听他的意见,没有继续跟吕布死磕,诸葛亮看的很清楚,这一仗,实际上算是联军败了,根据前线传回来的消息,吕布虽然同样损失不少,但损失的,基本都是西域战士,最精锐的射声营以及高顺的陷阵营在初战告捷之后,便没有再出现,吕布麾下就算不算陷阵营,也有五部精锐,至少眼下,在关东将士的器械没有得到加强之前,基本上是被吕布吊打的节奏。   一连串闷响声中,一些巨箭甚至射穿了木甲,差点将这一个木甲也钉在地上,关羽一刀将那扎根在地上的巨箭斩断,跟邢道荣迅速脱离对方的射程。   “何意?”刘璝面色不善的看着法正。   庞统跟法正对视一眼,摇头苦笑,骠骑卫办事,那可是有先斩后奏之权,上到皇亲国戚,下到贩夫走卒,胆敢阻拦者,皆杀无赦,孟达之前已经将骠骑营的权利和实力说过,如今竟然还有人胆敢跑来阻止骠骑营,那真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。   “在下可是为救将军。”孟达摇了摇头道。

  “新任都督是吕蒙?”诸葛亮突然皱起了眉头。   “将军别误会,套近乎?你还没这个资格!”庞统摇了摇头,不屑的瞥了刘璝一眼,丝毫没有身为阶下囚的资格。   “张任领命!”张任肃容答应一声,随后步入吕征身后。   “是。”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管家也没干多问,连忙躬身答应一声,带了几名家丁前往刘璝的岳父那里准备接人,只是刘璝的夫人已经先一步离开,并没有接到,当这件事情被管家告知刘璝之后。   “过了这个年关,小弟也将十一岁了,古有甘罗十二岁拜相,父亲说,我也是该出来历练一番,因此将我派来蜀中,向士元兄还有孝直兄学些东西。”虽然还不满十一岁,但继承了吕布和貂蝉优质的基因,吕征如今身高已有六尺,站在庞统身边,比庞统还要高了几分,唇红齿白,眉宇间与吕布极像,却少了几分那股张狂霸气,多了几分儒雅,顾盼间,神光闪烁,令人不觉间心生敬畏。   “庞先生,不是我等不明事理。”一名蜀将苦笑道:“只是冠军侯之政策,于我士族……”




专题推荐


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
Copyright © 1997-2019 by all rights reserved